亚特兰蒂斯原产可可树

在肥沃的土地和浩瀚的大洋上肆意奔跑的可可树

【凹凸世界】充满发疯思路的雷狮分析

深夜肝稿,听歌毁志。

对雷狮的观感,陡然崩塌大半。
变成了非常颓唐和偏颇的印象。
我得尽量在睡前治好这种错觉。

因为一如既往地混入了安迷修,据说这样的私货会对不接受组合的人造成伤害。
我打下couple的tag。

需要警示一下,是很负面的分析。
戴着粉丝滤镜看会受不了的那种。

===
===

首先是对雷狮之前的观感。
他视自由如底线。
是个孩子。
有些散漫却固守信念。
可以用血流如注也无法醒悟来形容的固守。
自信而显得些微傲慢。
没有经历过足够的挫折。
并不刚愎自用。
应该是个婴儿时期就拥有足够的关怀和爱的孩子。
他的精神还未达到完整的境界,但却完满。
……

大概是这样。
这套自认为很完善的想法在刚才的深夜发疯之后荡然无存。

我一边听歌一边思考另一条问题。
这帮孩子为了什么参加凹凸大赛。
然后梳理了一下。
嘉德罗斯会和圣空星的事有关。
格瑞的目的……不知道,下一个。啊,既然是金的幼驯染,有可能会和为什么会在登格鲁星之类的有关,大概是个探寻真相役。
银爵是放逐民族后裔,大概是为了这个相关而来。
雷狮……
王德发。
难道理由是随心所欲吗……
思路被打死了。
真的很难接受雷狮加入充满高高在上的诱惑、破解“凡人皆有宿命”的凹凸大赛的原因是他随心所欲。
这对考据党来说真是痛苦啊。
然后我就想起来第一季第八集丹尼尔传销时说“还记得深埋在内心中,那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去实现的愿望吗”开始出场的雷狮……嗯,巧合,巧合。
(诶这么说起来他是个从高处跳下去时会,嗯,稍微小喊一声的人……好可爱啊这孩子)

我错了,我不该继续想下去的。
我居然在深夜发疯中拿着各种价值观、施瓦茨的选择的困惑乃至成本核算及分析的套路去考量这件事。
行,我考量出结果了。
放出来辣一下人心。
……

雷狮。
深埋的自嘲式自卑。
叛逃既定宿命的旧身份,逃避就是失败。
心有不甘,力有不逮。
嘲讽渺小,同为渺小。
无尽的孤独将他吞没。
所思甚多,无从抒发,不懂表达。
像是无法理解伟大一样对现实置之事外。
“世界照常运转”
不抱期望,素来在推演中即可窥见结局。
从不奢望留下什么痕迹。
世界不会给予可称为惊喜的意外。
嫌恶希望,不予认同存在。
他不想要这个命运,也看不到别的想要的未来。
雷狮。

……
狗屎,辣脑子。
雷狮怎么能是这种人。【以水冲脑】
……

啊,所以是深夜发疯的产物。
雷狮本身离开雷王星这个行为,真的深究下去:没有什么百无禁忌,这就是不负责任。
目无法规和框架的行为,仗势而胡作非为和傲慢且睚眦必报,哪个都好听不了。
今晚的我怕不是把粉丝滤镜摘掉了。
也摘得太彻底了啊!
但因为这个摘粉丝滤镜一样的思路,就开启了上述辣脑子的分析路线。

关于雷狮到底是怎样的人,这条假设倒是逻辑完整。
但是辣脑子。【颓唐】
雷狮认为有东西需要被更改,这东西或许就是世界。
而他所出身之地,或许在他产生如此思想的同时就会掐灭他所有企盼。
可思想又该如何自我断绝。
哪怕头破血流,他也不知回头的。
可他改变不了,摆在雷狮面前的选择只有低头和逃走,抗争的条目早被焚烧践踏。
而他低头了。
无论如何,这两条都是低头。
无论如何,雷狮并没有再一次拾起灰烬,再次反叛。
这只是逃。
“无人能改。”
从此时此刻起,“凡人皆有宿命”将无比清晰地烙印在雷狮心头,无从痊愈。
他摒弃渺小,却无法忽视天穹之下,无人可避免渺小。
他脚踩卑微,不管自己的力有不逮。
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他要听到自己的声音。
不被认同,不被承认,逃离也只能让世界正常运转。雷狮用其他无济于事的反叛蒙蔽麻醉。
世界无法改变,一眼可见终端。
逐渐无关痛痒,渐渐步入绝境。
他不愿醒来。
所以当某些伟大站在面前,雷狮就像当初毁灭自己所盼的那一部分的世界一样,要让世界正常运转——让他们闭嘴。
如此晦暗,心声大噪,孕育着自我恶感。
这样是不是稍微变得在他意料之外?
“愚蠢的骑士道,这无济于事。”
如果本质上不存在胜利的可能,那么无论如何尝试也是枉然。
不如提早低头,放弃聒噪的愚蠢。
这不能是与生俱来的呐喊。
雷狮对安迷修对信念的坦然何其敏感,那是颗不断倒数的炸弹。如他不放弃,终将引爆他在孤独中固守的傲慢。
那会尸骨无存。
可雷狮难道不是仍在企盼,追逐不可捉摸的凹凸大赛。
当选择什么都能实现的愿望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垂死,只仰赖那点仅剩的傲慢徒作置身事外。
虚幻的妄念伴随爱与梦的燃烧推动前行。
世界照常运转,生死置之度外。
……

对,这就是分析的逻辑链。
我知道辣脑子。【颓唐】
当晦暗同人看都辣脑子。【报废】
雷狮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废猫扶不上墙.JPG】
打我请尽量别打头。
【绝望残党.AVI】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