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蒂斯原产可可树

在肥沃的土地和浩瀚的大洋上肆意奔跑的可可树

【食之契约】我们无缘相见(一)

|・ω・`)官方活动促使我动手了。
不会游戏化,类型也没有太多偏向,走群像。
会尽量写得像提尔菈的故事的。
不说废话了,辣死狗。

=======

“审核结束。”信函如同体制反刍出的公事公办的残渣般横陈在邮箱的底面,与广告和账单混在一起。
“祝贺您,加入料理御侍的行列。”
尖端泛黄的一双手擅自拆卸了、将之展示在收信人的眼前并撒下道贺:“欢迎愚蠢傲慢直通墓穴邀请函。”
新晋的料理御侍捏合了所获得的知会,重新站起身;蜡黄的指尖略微点卯几下投射出火彩的幻晶石便一应收拢起来,浑不在意地仿造在意、精细地收好。
与信函一道送予的一小簇特制灵火种正平缓地燃烧,一点点散开、铺满持有者的整个掌心。

难出预期的,牛奶轻巧——乃至自主地出现在召唤阵里,随意地拍了拍御侍的手背。
“……成立了。”她站定在对方面前,“只要不用做些叠见杂出的事,我会帮助你的。”
“如果我一定要让你干些重复性的工作呢?”御侍用左手摩擦着右手背上多出的一个细小花纹,同时探究道。
牛奶用混沌的白色眼瞳施加视线于提问者,难得露出一个笑容:“我不在乎。”
只好抬起一双小臂作投降状,御侍用局促的假笑掐断了刺探:“好的,长官,我接受指示。”
“你要接收的不啻于此。”牛奶抬手点了点召唤材料堆积的平台,“继续。”
御侍耸耸肩摊摊手,重新伏回去勾兑原料填充纹路。

“听说——”拖着长音,御侍将磨砂的透明方块摁进胶体,“只要有牛奶,红茶就会跟来?”
“红茶接着到来的概率很大。”牛奶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边,没有一点百无聊赖的样子,“接下来响应呼唤的一个、两个,是谁都无所谓;我不在乎;接收和安置是你的工作。”
御侍冷不丁就碰了个软钉子,只能硬接下来:“是——是——”顿了顿就紧跟着开口,“那么,会有什么可以和你配合的飨灵……响应我吗?咖啡?巧克力?冰淇淋?蜂蜜?”
牛奶在对方举例到蜂蜜时望了过去;纯白的眼睛教她的御侍不寒而栗地加急完成了添加。
材料被摆放和混合,自主地形成了复杂而颇有艺术性的纹路。那些被圈在范围内的结构仿佛随时能从平面上挣脱出来,膨大开放成鲜活的花簇;其中的反光物质在光线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亮光。
“蜂蜜?”稍后,牛奶终于开口了,以一种混杂着嘲讽的口吻,“人类总在彰显他们无谓的贪婪。”
“我劝你快点做好,之后还有的是麻烦事。”

御侍本能地感到这背后有些不为人所知的秘辛,但暂且只先将额定配给的幻晶石堆积在材料中央。伴随着“哧啦”声响,火柴顶端摇曳的黄色火苗凑近幻晶石。
轰——
热烈的大火在火苗蔓延到幻晶石上的几秒后蹿升而起。而幻晶石在不断攀升的热量中迅速缩小并转为灵火种、再燃烧成灵火;密集的灵火和灵气将所在的空间变得氤氤氲氲。
能量被凝聚,汇总入一个人形。
“哎我!”御侍直接被出现的飨灵砸倒在地上,又硬生生把话头咽回去再扶起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
小姑娘皱着眉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向御侍;而御侍则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瞅了瞅牛奶:“难道这位就是红……”
“她叫米饭。”牛奶冰凉凉地看着御侍。
对方只好把接下来的无妄猜测再咽回去、和先前的脏话一道堆积在喉咙里。

米饭看起来机灵又可爱,小小的个子往那里一站就非常惹人怜爱。御侍感觉自己仿佛多了个小女儿。
就是牛奶本来冷淡平静的眼神里突然带了点对其生活作风和人格品质的怀疑。
御侍能怎么办,御侍只能继续干活搞召唤。御侍单知道做料理御侍会有艰难险阻,会吃苦头会常年危险,御侍没有想到飨灵也会思想龌龊。
这一次,响应了嘤嘤怪御侍召唤的终于是红茶了。

“我会继续全力以赴。”典雅的女人踏出的脚步有弗朗明哥的韵味;她手持双枪,笑容落落大方,“为了不再留下遗憾。”
笑容在视线触及到立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牛奶时加深;红茶朝着御侍略一点头便错身上前去,给了牛奶一个礼节范围内的亲昵拥抱。牛奶在她放开并后退两步后回以一个微笑。
御侍站在前面,总觉得自己杵在这儿有点发亮;只好三步并作两步一下闪过去抱住米饭,用脸颊蹭蹭米饭的耳朵,发出感叹的气音。而米饭半点不惊讶,十分大气地拍拍御侍的后脑和后背。
“御侍大人,我已经准备好下一次召唤了;请直接开始吧。今天的工作就在此告一段落。”
御侍闻言更加感动,几乎要一叠声道大佬大佬。
“御侍,请等一下。”柔暖的嗓音在背后泼洒而来;红茶几步上前,稍一俯身牵上御侍的右手,拇指腹在手背上滑过。
松开对方的手,红茶站定在其身前,扣上了自持而平静的微笑:“正式自我介绍:我是红茶;经过四百年的岁月后,在此与你相遇。”
“请多指教。”

御侍注视着点燃幻晶石的右手;手背在灵火爆发出的火彩中难以辨识纹路;直到火焰散去,一只覆被着手甲的手覆盖上去。
“命运流转,降临于此。”
红色的双眼沉积着不知名的古旧思绪;红发的飨灵嗓音沉沉,口吻审慎。
“此身此心,此时此地,忠诚于你。”

——TBC——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