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蒂斯原产可可树

在肥沃的土地和浩瀚的大洋上肆意奔跑的可可树

崇德狗子的内心戏(摸鱼)

写到智障,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总觉得是鱼狗,但好像又是狗鱼。
崇德梗玩儿到停不下来。

深感角色属于创作者,我负责ooc。
来啊快活啊。×









今日,黑川主提了疑,问吾之大义欲何为。

无言以对。

许是吾之言行当真显兀。

如此,黑晴明大人也合该早有察觉,无所表态,却是何为?

愈要问,吾便愈是退。而今自询,退无可退。

吾乃大天狗。

吾,当真是为大天狗?

究其实,也无许多时日年岁。

却已然不知己身为何物。

八年流放,苟活于黑川畔那等荒芜之地。自讽为荒川寺。

以血代墨,修心于大乘,累年求佛而不得救。终无显仁。

贪嗔痴,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当真是求不得的。

今时今日,尚且记得那时。

黑川水涨,风雨大作。夜深不得安宁。

形容颓然,直望着铜镜里的倒影,目眦欲裂。

怎生会不知晓呢,天下皆知了罢。崇德天皇自流放归来后积劳成疾,卧床年余而病逝,已是指了承者。月余后,将是后白河天皇。

却是可笑的,我竟是回去了年余,而自己一无所知。

八年,足以成为他人眼里的枯骨亡魂。

——甘心吗?不甘。

——情愿吗?不愿。

——认命吗?不认。

我自问自答,心火翻腾。

却是无解。终此一生,天不遂人愿,如是而已。

如今扪心,却是疑心尚且为人时便与天狗无异,又或者人本就是天狗,无碍无差。

指甲伸长,可原本便是长的。爪牙尖利,可撕裂断开的指甲如何圆滑、含恨切齿中的犬牙如何平钝。

我是几时发觉自己的变化的呢?

心火焚烧,痛而不觉,行将就木之下,镜中便再寻不见昨日图景。

想来应当是在恍惚中化作真正的大天狗的。扪心自问,不甘不愿不认,于是一切摧毁重来。

我许是一字一顿地说了不甘的,尔后便看着自己化作妖怪——也只有我自己看着罢。

但是可惜一事,时过境迁之后,往生之事了无意义,吾已然不知,如此无可磨灭的不甘,究竟缘何。

尚还明了的,但是自己是为何物。

吾,早不再为人,更不算妖怪,归不进鬼类,称不得神明。游荡于天狗道,许是只剩下一缕绝不甘心的残念了罢。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