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蒂斯原产可可树

在肥沃的土地和浩瀚的大洋上肆意奔跑的可可树

崇德大天狗的魂归乡(放开我让我all狗)

这次是博狗。
这个不逆【。】

现在all狗阵营有荒天,博狗,晴狗,黑狗。
当然给我吃粮那all狗无所谓啊灯笼鬼也可以考虑。【你】

其实我这边狗子是博雅祖爷爷辈儿的【。】

大概是因为游戏背景的大天狗和我养出来的崇德大天狗不一致,我的狗子不止中二,他脑子有病,神经质精神病一应俱全【。】

脑子有病的狗子看起来让我想日。【。】

以及,崇德天皇显仁在被流放八年后,于荒川畔堕入天狗道,追逐着人世又逃避人世,他的灵魂被自己的执念钉死,动弹不得。

现在开始。








爱宕山。

年轻的人类武士挎着弓,行走在有些阴森的山野里。

硬质的鞋底踩在厚实的落叶上,间或发出沉闷的挤压声和碎裂的脆响。枝条被撩开,一缕缕微光投射下来。

他追踪那只叉尾的猫妖足有五日,如今直追到了爱宕山上,如若今日不能功毕,怕只得铩羽而归。

大日斜沉,天色又黯淡下一分。

直到那猫妖夹杂着呼噜呼噜声响的自言自语传进耳朵,源博雅便将手中的武士刀往自己的方向收了刃,敛起一切的声响。

灌木和杂草枝叶茂盛,透过极微小的缝隙,源博雅瞧见了那窝在一株极大的垂枝樱树下的猫妖。

身处繁杂的植株中,源博雅没有取弓搭箭张弓而不发出声响的余地。于是他抬了抬手腕,武士刀的刀尖扬起来一尺有余。

“污秽之物。”

那树冠兀地响动了一下,厚实的叶子散开,伴随着太刀破空的疾响和如此的言语,一道身影直冲下来。锋锐贯通一般从猫妖头颅顶缝扎进去,弯挑的刀身从肋下破出。持刀的反过手腕,刀刃向着斜前方划开躯体,活将这作恶的叉尾剖成两片。

血污只往着太刀划去的方向喷洒,溅射在源博雅身前的一丛矮植上,腥红模糊了视野,只透过薄红瞧见那人展了展背后收拢的一对鸦翅,太刀一挥,甩去了秽物。

“休得藏头露尾——出来。”

这次听得分明,年轻男子的嗓音,尾音却压得极低,堪称冷绝。

源博雅略一思索,权衡之下还是走将出去。

空间里充斥着凶戾而克制的妖力,又迅速地稀薄下去;面对着眼前毫无疑问的大妖,他收起武士刀,表现出无害的样子:“我追逐这只为祸的猫妖至此,无意冒犯,还请见谅。”

“人类的武士?”大妖转了转头,面上扣着的天狗面具和他不染尘污的白色狩衣格格不入;声音转了个调,带出些讥讽的意味,“……除妖?”

“是的。”源博雅看着疑似鸟妖的家伙,垂着眼睛,上下扫视了一番;现在只希望莫要与对方起了争执。

“看你言行举止……和这弓刀,”大妖上前了一步,与源博雅靠得更近,“哪一家的子弟?”

“源。”凑近了些,源博雅愈发感觉对方身量小得紧——加之过去的见识,博雅突然觉得:怕不是这些个长翅膀的妖怪都是要长得娇小些,才算是飞得起来罢?

“源,源……”这大妖倒是发现不了源博雅内心所想,他自己喃喃两声,有些似笑非笑地作结,“却是我这些年孤陋寡闻了,竟是未曾闻得平安京何时出了源家。”

“罢了。”他仰起脸来,扣着的天狗面具教源博雅看不出他的神情,“除妖……斩杀作恶者,是件好事,望你能持之以恒,不忘初心。”

“……借你吉言。”这大妖倒是很有些卫道风范。

“另外。”那大妖翻了下手腕,挽一个刀花,声音中带上了明白的笑意,“你这人类的小子……刀法还差得很呢。”

博雅:???

那是源博雅和大天狗第一次见面。

————————————

想笑23333。

这里是17岁刚得到“源”这个姓的博雅。

【嘲笑大天狗身高日常】【有人娱乐测试狗子162】
这个狗子165。
他还是崇德的时候180。
【捧上心疼】【叫你长翅膀】
17岁博雅180,正篇剧情时28,185。
我这边狗子没觉醒和觉醒两个皮肤,本质是一样的,衣着问题而已。
这个狗子是没觉醒的皮肤,只是戴上了面具。

崇德狗子,太刀一挽。嘿嘿嘿。
……私设狂魔,ooc,打我,打我【。】

评论(2)

热度(42)